2016朵云春拍重磅拍品:吴湖帆旧藏雷峰塔经卷《宝箧印经》
2016-05-18

        2014年,一卷曾在雷峰塔中尘封千年的佛经完好再现人间。这卷千年古卷,乃是吴越王钱俶在杭州西湖畔为黄妃新建“黄妃塔”(又称雷峰塔)塔内所藏之佛经。1924年雷峰塔倒塌时曾一度流散,所幸有缘人接力守护,安然穿越近百年中国巨变。90年后,它带着陈曾寿、吴湖帆、叶恭绰、沈尹默等众多文化名家的歌咏题跋“华丽”归来,先后在上海、杭州展出,盛况空前、轰动一时,演绎了一出真实的“千年等一回”雷峰塔故事。

吴湖帆旧藏雷峰塔《宝箧印陀罗尼经》


        时隔两年,这卷出自香港大藏家朱昌言珍藏的吴湖帆旧藏雷峰塔《宝箧印陀罗尼经》(简称《宝箧印经》)再度现身,将作为重磅拍品亮相2016朵云春拍。



《宝箧印经》递藏

        1924年,雷峰塔倾圮后次日,陈曾寿(字仁先,号耐寂、复志等。湖北蕲水人,精书画,工诗,与陈三立、陈衍并称“海内三陈”,曾为末代皇后婉容的老师。)于废墟中觅得此卷。雷峰塔倾圮次年,吴湖帆同夫人潘静淑游览西湖,潘静淑因礼佛,从陈曾寿手中得此卷供养,极宝爱之,遍邀名家题跋,1933年重装,为此卷保全光大之最有贡献者。后吴湖帆鼻塞痼疾及中风,赖方氏诊疗得以痊愈,因此将不少书画精品及珍藏多年的雷峰经卷赠予方幼庵。上世纪80年代,方家因急需筹钱,将所收吴湖帆作品、藏品全部转让朱昌言。


《宝箧印经》概述 

        吴越国乙亥岁(975年)刻本《宝箧印经》是吴湖帆1924年(甲子岁)在杭州雷峰塔倒塌后收藏的。卷首有陈曾寿题《八声甘州》,卷尾有吴湖帆、叶恭绰、沈尹默、况周颐、朱孝臧、夏敬观、赵尊岳、狄平子等跋文。刻经完整,系初印本,流传有绪。其版式与吴越国丙辰岁(956年)、乙丑岁(965年)刻经相同,版心小、字体小、幅狭长,幅宽7.6厘米、全长约210厘米。共274行,2790字,题记三行37字,前、后经名三行25字,意译的经文230行2292字,音译的陀罗尼神咒、侧注38行436字。翻经者为唐代“开元三大士”之一的京师大兴善寺三藏不空。


王同愈画并跋


        全经由四纸粘接而成:第一纸56行(第1—56行):“天下兵马大元帅吴越国王钱俶”——“礼彼朽塔右绕三匝脱身”;第二纸73行(第57—129行):“上衣用覆其上泫然垂泪”——“故隐非如来全身而可毁”;第三纸73行(第130—202行):“坏岂有如来金刚藏身而”——“功德佛告金刚手以此宝”;第四纸72行(第203—274行):“箧陀罗尼威神力故金刚”——“宝箧印陀罗尼经”。经文除首行有“佛”字为十一字外,其余每行均十字,遇末句为六、七、八字。卷首有三行三十七字发愿文题记“天下兵马大元帅吴越国王钱俶/造此经八万四千卷舍入西关/砖塔永充供养乙亥八月日纪”。吴越国王钱俶发愿文后的一幅扉画“礼佛图”,其实是根据不空所译《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》经文内容而作的变相,可称之为宝箧印陀罗尼经变,叙说了佛陀应婆罗门无垢妙光之请,到他宅中接受供养,于丰财园朽塔处说法之事。变相图分前、中、后三段,前段画面即经文“婆罗门无垢妙光从座而起,往诣佛所,绕佛七匝,以众香花奉献世尊,无价妙衣、璎珞、珠鬘持覆佛上,顶礼双足,却住一面,作是请言:‘唯愿世尊与诸大众明日晨朝至我宅中受我供养。’尔时世尊默然许之”;中段为佛与大众途经丰财园,“于彼园中有古朽塔,摧坏崩倒,荆棘所没,榛草充遍,覆诸礓砾,状若土堆”。当佛走向古朽塔时,塔上放大光明,并解释众疑:“此非土聚,乃七宝所成大宝塔耳。复次,金刚手,由诸众生业果故隐,非如来全身而可毁坏。岂有如来金刚藏身而可坏也,但以众生业果因缘示现隐耳。”当佛说完神通广大的陀罗尼神咒后,“从朽塔处有七宝窣堵波自然涌出。高广严饰,庄严微妙,放大光明”;后段画面为佛和弟子、菩萨在婆罗门无垢妙光的引导下,入宅接受供养,“令无数天人获大福利”。


左图:倒塌前的雷峰塔(摄于20世纪初)

右图:雷峰塔藏经砖


        该经先放置于藏经砖的小圆孔中,再砌入塔内。乙亥岁(宋太祖开宝八年,975年)吴越国王钱俶为“西关砖塔”(即后来的皇妃塔、雷峰塔)印造供养。藏经砖的圆孔直径三厘米,一头露在砖缘,深入砖身十厘米,由于藏经方式独具一格,故北宋吴越国乙亥岁(975)刻本,习惯上称“雷峰塔藏经”。



吴湖帆跋文 

吴湖帆跋文


        雷峰塔宝笈印陀罗尼经一卷。高宋尺二寸七分,长七尺九寸一分。卷首佛图一方,图前字三行。文曰:天下兵马大元帅吴越国王钱俶云云。图后经文,都二百七十一行,约二千七百余字。字体严整,笔画清晰。按,钱俶云云下载乙亥八月,为宋太祖开宝八年临安铅椠,此为睦亲坊之先声也。考雷峰塔在杭州南屏山,吴越王为其妃黄氏所建,故又曰黄妃塔。元明以来屡毁于火,飞桷荡然,仅具残影。疁城李檀园有诗云,“雷峰倚天如醉翁”。又其友子将诗云,“雷峰如老衲”,皆纪实也。迨清圣祖南巡,御题“雷峰夕照”四字勒碑塔下,为湖上十胜之一。每届春秋佳日,士女之来杭遊湖礼佛者,辄于塔下撮土以归,谓可祈年,以是塔基日削。鼎革后(甲子,二字点删)十三年,岁在甲子八月廿七日,遂圮,好事者争捡砖之有经者,破之得数十卷,外裹黄绢,束锦带,大半已霉烂零落,其首尾完整者绝尠。当时,蕲水陈苍虬侍御居杭城,竭力搜罗,所得独多,偶有残缺者,以断卷中文字补缀之,得成完璧若干卷。于是,雷峰塔藏经本(为,点删)得有价值之北宋真椠位置矣。癸酉春日重装题记。


        此经之完整者,此外仅见陈氏苍虬阁一卷、蒋氏密韵楼一卷,合此而三。残者五六品而已。据云,保俶塔近日修理只出一卷,较此略大,经文亦不同也。惜未见,无徵。湖帆又记。


沈尹默诗并跋


叶恭绰跋并诗



方幼安笔述《宝箧印经》之始末

方幼安(1925-2004)

        一九二四年雷峰塔圯,翌年,一九二五年二月,岁在民国乙丑之春,吴湖帆氏偕夫人潘静淑及长子孟欧游西湖,以重金五百银元购得塔内所藏佛经一卷,用明锦宋纸装裱成手卷一件,亲笔题跋多处,包括其中有篆书一签条,尚有潘氏夫人手迹,另请王同愈绘黄妃塔图及况蕙风(陈巨来之岳父)题词。因况氏病腕震颤,由考臧代书,置于经文之前。经文之后,复有陈曾寿、张钟来、夏敬观、赵尊嶽、狄平子、叶恭绰(二首)、沈尹默等诸名家题跋。一九六五年吴氏将此卷赠幼安,并亲笔题上下款留念。幼安曾请国内佛学专家陈子彝教授考证题跋,但不幸陈氏尚未落墨,在一九六六年国内动乱期间,此卷被籍没。后陈氏正名昭雪,此卷复还幼安,幼安再请复旦大学王蘧常教授考订此卷,王师为此举家考证,题詠长诗,刊载于一九八七年八月九日上海新民晚报,将此经卷之前因后果纪入长诗。王师为当代章草第一大书家,诗文尤为珍贵,日本汉学家及书法家对王氏推崇备至。

        黄妃塔当时在造塔时,藏有经卷八万四千卷,但塔圯出土幸存者仅三卷,余皆化为灰烬,其余偶有数卷亦残缺不全。吴氏所藏此卷,不仅为宋刻佛经之精品,且完整无缺,在吴氏本人及诸大家考证题跋中,均能有锁反映。吴氏装裱此卷时为一九二五年岁在乙丑,距今已六十五载。六十五年来沧海桑田,铜驼荆棘,世事屡经变迁,除吴氏所藏此卷现在幼安处外,其余两卷均无从查考矣,是否完整保留在人间,尚有待考证,故此卷宋刻佛经实为稀世之珍宝。

......

(方幼庵,祖籍安徽合肥,著名中医学家、收藏家,其父方慎盦是沪上名医。吴湖帆初期有鼻塞之疾,得名医方慎盦以针灸治愈,后又中风多次均被方救治,这也使得方慎盦与吴湖帆从医患关系成为了好友至交。上文节选自方幼庵《关于宋刻<吴越黄妃塔藏经>之始末》)